英国研究经费的大幅增加可能带来重大的制度改革

2020-02-20 21:37    来源:留学在线       阅读量:9

考虑探讨“使命”方法的性质和范围的绿皮书,而讨论中的资金增加可能会达到“令人瞠目”的程度。英国研究经费的大幅增加可能带来重大的制度改革。具体情况是怎样的,请和留学在线网小编整理。

鲍里斯•约翰逊(Boris Johnson)政府正在讨论创建一个多年研究框架并列出关键科研任务,英国科研支出大幅增加的同时可能会对资助体系进行重大改革——这种方法被视为带来了潜在的回报和风险。

英国大学与科学大臣克里斯•斯基德莫尔(Chris Skidmore)希望创建一个为期5年的财政框架计划,以资助那些“以战略使命为中心”的研究,类似于欧盟(EU)的体系,以提高公众对研究资助益处的认识。

部长们和顾问们对这项计划的讨论还处于初级阶段,他们认为研究经费可能会大幅增加——旨在实现现有的承诺,即到2027年将国内生产总值的2.4%用于公共和私人研究支出——如果保守党在下次大选中获胜,这将是一个在投资问题上采取更具战略性策略的机会。

《泰晤士报高等教育》了解到,由商业、能源和产业战略部资助的所有研究和开发支出都应纳入这一框架。由其他部门(如卫生和国防)提供资金的支出是否可以纳入该体系将是讨论的一个问题。

人们认为,尽管在2020年至2025年期间运行的任何框架,本质上都是对现状的重新包装,但对于创建一个更彻底改革的框架体系、并在2025年至2030年实施的可能性,人们进行了初步讨论。

THE了解到,部长和顾问们正在考虑开放关键问题,如特派团的性质和范围,通过绿皮书向公众进行咨询。

约翰逊最资深的顾问多米尼克•卡明斯(Dominic Cummings)对科学的浓厚兴趣,可能对该计划产生关键影响。

谢菲尔德大学(University of Sheffield)研究政策教授詹姆斯•威尔斯顿(James Wilsdon)表示,人们“越来越相信”,卡明斯和其他政府官员希望实现实现2.4%目标所需的“巨大提升”。但他补充称,“他们似乎不希望资金通过正常的系统和分配渠道流动”,这引发了包括如何交付资金,以及“谁的优先事项”将制定战略等等在内的一些关键问题。

斯基德莫尔等三位科学部长的前顾问斯蒂安•韦斯特莱克(Stian Westlake)表示,“在英国退欧之后”,科学资助“是多姆•卡明斯(Dom Cummings)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优先事项”。

韦斯特莱克表示,支持使命导向研究的“最有力论据”是围绕“公共问责制(和)公共研究交流”展开的。他补充说,“(额外的研究支出)在政治上的部分交换条件是,真正向公众充分说明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情况”。

英国科学与工程运动去年估计,要实现2.4%的总体目标(比基准水平增加90亿英镑),研发方面的公共支出需要200亿英镑。

韦斯特莱克在谈到政府正在制定的计划时表示:“我们可能会考虑更雄心勃勃的计划。我猜结果的范围会在50%到翻倍之间——翻倍在很多方面都会让人瞠目结舌。”

欧盟已决定在其2021年开始的下一个7年研究框架计划中采取“以使命为导向”的方法,商定了5大类使命:即气候变化、癌症、海洋、碳中和和食品。

欧盟委员会(European Commission)前研究与创新总干事罗伯特-简•斯密特(Robert-Jan Smits)表示,他“完全理解”英国政府为何希望转向多年度框架。他说:“它将为英国研究界提供资金保障和可靠性,(将)分散的资金来源汇集在一起,从而提高(研究)对英国公民和整个社会的可见性。”

史密特补充称,所选择的任务规模和范围必须与本国国情相适应。他指出,日本和中国是“遵循欧盟方法并建立多年期科学和创新框架计划”的国家。

然而,现任埃因霍温理工大学(Eindhove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)校长的史密斯表示,一个全国性项目“只有向全球科学家开放,才会产生影响”。

Wilsdon教授表示,尽管该行业的“所有人”都对多年期融资的稳定性表示欢迎,但鉴于工党政府在2010年失去权力之前,曾在2004年引入了一个10年期框架,这种制度将“毫无新意”。

他警告称,“你不希望看到的是,整个体系猛烈地转向本月新推出的一系列时髦的任务”,“你在任务中投入的越多,你就越需要向QR(与质量相关的资金)投入更多,以提供相应的灵活资金”。

但Wilsdon教授也表示,以使命为导向的方法的价值在于“打破学科类别,让人们以跨学科的方式思考”。

"留学在线"的新闻页面文章、图片、音频、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、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。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,请与

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,客服邮箱www@liuxue88.cn,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不代表本网观点,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

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。